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
首  頁 人大概況 人大要聞 要情公布 會議視窗 監督縱橫 地方立法 代表工作 政務公開 機關建設 互動平臺
    當前位置 : 首頁 > 機關建設 > 人大藝苑 >
   一個村莊的翠羽  
收藏此頁】【打印】【關閉】 日期:2016-10-11 來源:漯河晚報電子版   點擊:12823

漯河歸來,久久不能忘懷的,是一只只美麗的大鳥。

這些大鳥,有時在公園里,有時在大街上,有時在公司大廳,有時在酒店大堂,有時在你轉彎的某個角落……它們都有著華美的羽毛。那些鳥,有時是鳳凰,有時是孔雀,有時是二者的結合。

我們住的地方,是一家以鳳凰文化為主題的酒店,酒店富麗典雅,鳳凰涅槃、鳳凰圖騰、鳳凰典故在酒店觸手可及。迎面墻上,有大型岫玉浮雕“百鳥朝鳳圖”。浮雕邊,是幾米高栩栩如生的“孔雀”,它立在一段雕滿岫玉蘑菇的“枯木”上,一襲錦緞似的藍綠花羽。

看完酒店的工藝孔雀,沒想到在神州鳥園,我們又和一群真孔雀相遇。

那是一群白孔雀。神州鳥園是全國最大的鳥主題公園,臨河上街古鎮。我們乘電瓶車走馬觀花,園內綠樹成蔭,鳥鳴處處。經行處,隔一段就有鳥類的科普板雕,下有大字介紹各種鳥的形態習性。另有鳥蛋博物館、鳥標本博物館,據說還可以觀看大型鳥藝表演劇《鳳凰之聲》,只是我們沒有時間看。湖心有鳥語林,各種鳥類,如仙鶴、鴛鴦、綠頭鴨、天鵝等自由翔集。如果不盡興,還可以坐在五彩紛的摩天輪上,鳥瞰整個神州鳥園。

我們走到孔雀園,令人驚異的一幕出現了,六只白孔雀同時開屏!那六只孔雀,似從天而降、著白色羽衣的仙女,驕傲地踱著步,慢慢地旋轉身體,向紅塵展示炫目的潔白。一時間,祥云數朵,仙樂飄飄,似有花兒從天而墜,人們尖叫、歡呼……平時想讓一只孔雀開屏都不是件易事,觀眾要洋相百出地弄出各種姿態,何況六只同時開屏,那得有多少機緣巧合!許是那天早上空氣好,鳥的心情也好,見來了許多喜歡它的人,一時興起吧。也可能那天上午,它們約好了要開服裝發布會、單身聯誼會、才藝展示會之類吧!

有人問,為什么這兒會有一個鳥園,而不是別的什么園?我想,這也許跟地理位置有關。漯河有兩條河流,沙河和澧河在這里交匯。河流一交匯,產生的不僅是渡口和繁榮,還有良好的生態環境。在歷史上,漯河隸屬潁川,是著名的棲鳳之地,據《資治通鑒》記載,漢孝宣皇帝時,潁川太守吏治清明,民風淳樸,鳳凰齊聚潁川。潁川之名取自潁水,而沙澧河是潁水的重要支流,兩河交匯,自是鳳凰翔集之所。從某種意義上說,是先有生態,然后有鳥類聚集,鳥的天堂,自然也是人類的風水寶地。沙澧河的水汽蒸騰出一層層綠,和一群群鳥。所以神州鳥園于此,也是因循自然,如雁在云、魚在水。

那天夜里,我們一行在河上街漫步,忽聞孔雀聲低沉喑啞,此起彼伏。孔雀聲歇,無數種鳥鳴又起,在靜夜里異常熱鬧,大家這才想起,鳥園就在對面。隔河相望,頓覺綠意漸長,肌膚生涼,夏日里有森森感。

河上街,外地人初聽,總誤作“和尚街”,以為有許多廟宇,有光頭和尚,其實不然。它在歷史上是因兩河交匯的碼頭發展起來,碼頭處自然繁華,吃喝雜耍一應俱全。自古有“江淮百貨萃,此處星辰羅”的美譽。以前漯河人問,去哪兒玩?答曰,河上街!

在河上街的入口,矗立著一只巨大的金鳳凰,下面三個金色大字“棲鳳臺”,個人認為,字有些過大。

河上街是個好去處,小橋流水邊上,有青石碑刻、黛瓦木門,和幽幽青磚路。青磚路上,重疊著來來往往人的腳印。街上有美食街,叫“布衣巷”,搜羅了全國各地小吃,店員皆著漢服,店前掛著古意招牌。成都的冒菜、廣東的云吞、洛陽的牛肉湯、云南的米線……都在此薈萃,美味當前,吃的人只恨胃小。吃飽肚子,去散散步消消食吧,好!街上還有一條購物街,遼寧的岫玉、宜興的紫砂、阜新瑪瑙、天津泥人張、各色木雕等,保管看得人眼花繚亂。轉累了,可坐在受降亭里歇歇腳,回顧一下歷史。

歇夠了,可以去淘寶街接著轉。淘寶街在河上街不遠處,是豫中南最大的古玩市場。街上各種玉器古玩、金石篆刻、字畫碑帖、文房四寶、古磚舊瓦、犁簍蓑笠……琳瑯滿目。我在街上,買到一個崖柏的腰掛葫蘆。同行的文友,淘到幾本發黃的線裝書,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出版的,定價一毛二,他付了一塊錢,喜出望外。在淘寶街上,我意外沒有看到鳳凰或孔雀,但地上攤開的花花綠綠的寶貝,就像開屏的一支支孔雀花翎。

問當地人,漯河為什么到處都是鳳凰、孔雀?有人告訴說,孔雀和鳳凰,其實是一個村莊的圖騰,我們游歷的,其實是個城郊村……

哦,是這樣的!突然憶起,在開源集團的展示大廳,我們剛一進門,就見到兩只藍綠孔雀,一左一右,我當時以為只是漂亮擺設,卻原來另有深意。再想想足跡所至,我們住的酒店、看的鳥園、河上街、淘寶街,仿佛是一只只開屏的孔雀、一只只金色的鳳凰。我們沉醉其中的綺麗,都只是一個村莊的支支花翎——教人如何不吃驚?!

據說這個村莊的前世,曾經只有頹墻土路,跟當年的大多數村莊沒什么兩樣。可忽然有一天,它搖身一變,成了一座新城,真是奇跡。如今的村莊道路平坦,綠樹成蔭,村民們搬進了寬敞明亮的新居,“住有其所、壯有所為、老有所養、病有所醫”。他們想吃美食,想買茶壺、玉雕、紅木茶臺什么的,抬抬腿就到了河上街;想給娃買個玉佛、吊墜什么的,一轉身就是淘寶街;孩子們在家待膩了,想去游樂場,老人們也想遛遛彎了,便呼朋引伴:“走,神州鳥園!”家里有客人來了,住哪兒?酒店、客棧……很方便。

“向日朱光動,迎風翠羽新。”村莊,成了沙澧河邊的一只金鳳凰、一只開屏的孔雀。村里的人們,每天飲著沙澧河水,走在村莊光輝燦爛的翠羽上,渾身上下,似乎也灑了一層薄薄的金粉,如心底淡淡的喜悅。

村莊的名字很平凡——干河陳村。它的模樣,卻如此富麗堂皇。俗話說“地生萬物”,鄉下的土壤,看來并不一定只會生長莊稼,它常常也能生長出某種精神,生長出無數只鳳凰孔雀,生出黃金萬兩呢!

(原文刊載于《漯河晚報》2016.10.11  副刊第16版)

(作者:梁凌)


【責編:陳曦】
  主辦:漯河市人大常委會辦公室
聯系方式:0395-3133705 E-mail:lhrd308#126.com(把#替換為@)
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、建立鏡像 建議IE5.0 1024*768以上分辨率瀏覽本網站
 
红蓝分布图